他恨他的白月光 第1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他恨他的白月光 第10节

    崔春良连夜去请来御医,他们一边咝着凉气,一边哆哆嗦嗦把赵璟的亵衣剪破。
    乾佑帝下手太狠,亵衣与血肉粘连在一起,严重的地方还在流血。
    赵璟一声不吭,只是抓着鱼郦的手不断收紧,鱼郦不停地擦拭着他额间淌下的冷汗,心里很不是滋味。
    若早知道是这样,她不会让他去。
    嘶拉一声,御医将最后一片亵衣小心剥下,往赵璟的伤口上倒药膏。
    赵璟浑身都在颤抖,终于忍耐不住,发出一声粗嘎的低吼。
    鱼郦连忙抱住他的双手,轻声说:“没事了,有思,没事了。”
    在她细语安慰下,赵璟逐渐安静下来,他趴在床上,挣扎着仰头看鱼郦,苍白如纸的脸上挂了一丝浅淡的笑:“窈窈。”
    “嗯。”
    “窈窈。”
    “嗯。”
    他连叫了几声,像寻求一种安慰,听见鱼郦不断地应和,紧绷的情绪才缓缓松弛下来,他冲她笑,得意非凡:“这下我们的命运彻底连在一起了。”
    凤眸中如有星光点点闪落,像回到了从前,清澈少年,一片赤诚。
    鱼郦下意识避开他的眼睛,又觉不妥,仍旧低下头看他,恰到地幽怨嗔怪:“官家打你,你讨饶也好,躲闪也罢,反正不能让他把你打成这个样子。若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怎么办?”
    赵璟见她红了眼眶,甚是疼惜,正要说些什么,眼见御医还在给他抱扎,只有咽下,深深道:“放心吧。”
    鱼郦明白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她这些日子与赵璟暗通款曲,不是傻乎乎地只知陪寝,藉由他,暗地里把大魏的朝堂局面摸了一遍。
    乾佑帝是草寇出身,好勇善武,但经营朝堂是细致活儿,前周积弊日久,留下的摊子不好规整,而赵家瞧着兵强马壮,实则文治的底子薄弱,不得不沿用旧规和旧臣。
    偏乾佑帝这个人疑心深重,朝臣在他底下难有施为,渐渐倒向东宫。
    赵璟是个精明人,出头安葬了明德帝,又给他建宗立祠,借机收拢了一大批前朝的遗老遗少,瞧着不显山不漏水,实则根基深厚,不可撼动。
    乾佑帝也许会在气头上说出要废他的话,但深思熟虑之后,就会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他的庶子们年少稚弱,无法肩负神器之重,而赵玮……那更不可能。
    鱼郦腻在赵璟身边楚楚可怜地落泪,暗地里把朝堂上的各方势力数算了一遍,那厢赵璟却毫无察觉,扣着鱼郦的手,深情绻绻地说:“这回我们一定能顺利成婚。”
    鱼郦点头应和,内心感到遗憾。
    这一回也不会顺利。
    因为她从没想过要嫁给他。
    御医上完药告退,崔春良差遣了几个小宫女出去煎药,寝阁里刚刚安静下来,便传进宫女脆生生的嗓音:“宁相国,宁姑娘。”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领着一个美貌女子进来,老人脸上隐有愠色,瞥了一眼鱼郦,冲赵璟道:“某不知,殿下竟还是个情种。”
    赵璟勉强坐起来,掩唇咳嗽了几声,虚弱地说:“孤只任性这一回,往后皆听老师教导。”
    鱼郦知道这个老头儿是谁,尚书台令,昭文左相,百官之首,宁殊。
    自乾佑帝在官场发际,宁殊就追随其左右,是管家也是军师,还肩负了他家几位郎君的诗书指导。
    赵璟的温言示弱并没有让宁殊消气,他坐在赵璟床前,硬梆梆道:“太子言行有失,触怒圣颜,都是师之过,前朝周帝厌弃太子,命人责打太傅,某这老胳膊老腿儿,也不知能经得住几棍。”
    “老师!”赵璟变了脸色,疾声喝止。
    原因无二,那个被杖责后郁郁而终的太傅就是鱼郦的外祖父。
    气急之下的宁殊反应过来,收敛怒容,循着赵璟的视线看向鱼郦。
    鱼郦低头站在床边,装出一副温良恭俭让的乖顺模样,想好了,万一宁殊对她说难听的话,她就哭,哭到赵璟心疼、心碎。
    迟迟没有等来指责,只有一声叹息:“当年裴太傅何等学识傲骨,只可惜……”
    只可惜,后人不堪,丢尽祖宗颜面。
    鱼郦替他补全后面的话,却极不认同。
    她并不觉得她丢了祖宗颜面,相反,她的行为才是真正秉承外祖父的那一套忠孝节义,忠君在前,她对瑾穆的忠诚至死不渝。
    真正该感到羞愧的,难道不是这些满嘴仁义道德,而行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
    想通这一节,她反倒轻快了,对上宁殊老迈沧桑的脸,问:“宁相国,您在可惜什么?”
    宁殊未防她有这一问,稍有滞顿,随即道:“可惜家学不存,门楣凋敝。”
    好家伙,不愧是饱读诗书的名士,骂起人来不带脏字。
    赵璟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他双眉紧蹙,下逐客令;“孤身体不适,夜深了,就不多留老师了。”
    宁殊还未说什么,他身后的美貌女子先站了出来,柔弱翩翩,泪水盈眶,几欲哽咽:“有思,你怎能这样跟祖父说话?你可知他一听说你的事,便急着见你,生怕你有个什么差池。”
    鱼郦在一旁打量这女子。
    她有一双诗画般的远山眉,皦玉衣裙勾勒出纤细腰身。似烟月朦胧,似秋水照花,好一个清雅文弱的佳人。
    鱼郦在记忆中稍加搜索,宁棋酒。
    她是宁殊的孙女,当年赵璟在京中为质,身边除了不离左右的嵇其羽,便是这位红颜宁棋酒。
    宁棋酒并不在都亭驿里久住,而是时常往返于金陵和襄州,名义上是探望赵璟,实则暗中替乾佑帝贿赂朝中重臣。
    她是个女子,并不会引起人注目。
    赵璟抬头掠了一眼宁棋酒,轻斥:“你别跟着添乱。”
    宁棋酒倍觉委屈,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滚落下来,梨花带雨,分外惹人疼惜。
    宁殊站起身,道:“话不投机,是我们爷孙多管闲事了。”
    他拉起孙女要走,宁棋酒从袖中摸出一只髹漆桃木盒子,扔到赵璟的床上。
    待他们走了,鱼郦把盒子捡起打开,见是一株成形的老山参。
    她打趣:“棋酒妹妹真心疼你。”
    赵璟咳了一声:“你别瞎说,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鱼郦见他病容支离,不忍再闹,上前轻抚他的背,哄道:“好好好,我不瞎说了,你受了这般重的伤,且好好休息吧。”
    她要走,却叫赵璟扼住手腕拖了回来。
    他直望入她的眼底,“窈窈,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这五年间我的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我有没有喜欢上别的女人。”
    鱼郦微怔,赵璟认真地摇头:“我没有,你呢?你有没有喜欢上别人?”
    鱼郦没有作答。
    她不明白,赵璟明明很介意,明明内心因此而痛苦,却执拗地不肯避开这个话题,要一遍一遍自揭伤疤。
    两相缄默许久,赵璟黯然垂眸:“至少你没有骗我。”
    鱼郦想:不,我一直在骗你。你瞧瞧,你身边的人都看出我在骗你,只有你自己飞蛾扑火般地相信。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只骗你这一回,这一回过后,咱们两个就扯平了。
    她心狠嘴甜,弯身吻了赵璟的脸颊,问:“那你还娶我吗?”
    赵璟点头,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耳畔幽幽道:“你只能是我的。”
    鱼郦到底没能回去清静睡一觉,而是被赵璟拘在了他的寝阁,同他挤在一起囫囵对付了一夜。
    半夜赵璟发热,鱼郦把崔春良唤进来,煎药换药忙活到天快亮了,鱼郦再覆手去试赵璟的额头,可算是退热了。
    宫人们都退出去,寝阁里安静下来,鱼郦把层层叠叠的绣帏垂放,挡住光,想睡一觉,赵璟又开始咳嗽。
    她倒了一小盅热参汤,用小银勺一点点喂进去,待喂完了,她已睡意全无。
    初熹的天光从轩窗透进来,落到半边面颊上,有点点暖意。
    鱼郦站到窗前,对着花圃抻了个懒腰,心想,天亮了,昨夜的事很快就会传遍,也不知会引出何等风浪。
    正胡思乱想,忽觉身后一暖,被带入了一个怀抱。
    赵璟那有些虚弱的沙哑嗓音响在耳边:“怎么了?叹什么气?”
    “我叹气了吗?”鱼郦有些茫然。
    “是呀,心事重重的样子。”赵璟揽着她,问:“不相信我吗?”
    鱼郦低头,将手轻覆在他的手上,道:“我信你。”
    赵璟把她往怀里拢了拢,“信我就好,更衣吧,我要去上朝。”
    鱼郦惊诧:“你伤得这么重,还要上朝?”
    赵璟道:“今日朝会我若缺席,不定会生出怎样的风言风语,我去上朝,正好堵一堵那些人的舌头。”
    鱼郦曾经随瑾穆上过朝,知道一场朝会下来要两个时辰,她不觉得赵璟如今的身体能撑那么久,不想他去遭这份罪。
    可赵璟心意已决,直接召崔春良进来,朝服旒冕都备好了,鱼郦犟不过他,只有伺候他穿戴齐整。
    赵璟走后,崔春良从诸率府调兵过来,把寝阁重重围住。
    赵璟与她说过,宫中最可怕的不是明枪,而是隐藏在角落里随时都有可能射过来的暗箭,干脆派兵过来,杜绝一切隐患。
    鱼郦躺下,望着彩釉藻井的穹顶发呆,许久许久,她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为赵璟担忧。
    好像从前,每回赵璟来见过她后回都亭驿,她都会为他担忧。
    她闭上眼,一遍又一遍告诫自己,绝不能心软。
    第10章
    有思,我能亲亲你吗
    朝堂一切安顺。
    乾佑帝没有发难,一如往常听政处理庶务,赵璟也没有半点失仪,条理清晰地禀奏了来年恩科的相关事宜,甚至还得了乾佑帝的嘉奖。
    君臣父子,和睦如常。这让许多探听到消息的朝臣大为不解,但事关皇家秘闻,至多只是私下议论,没有敢放在台面上说。
    昨夜宁殊虽然不豫,但到底还是舍不下他的爱徒,连夜替赵璟打点好了谏院和御史台,只要这两个衙门风平浪静,事情就闹不大。
    要说有点动静,有点反应的地方,是萧府。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