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恨他的白月光 第1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他恨他的白月光 第1节

    ?  他恨他的白月光
    作者:桑狸
    简介:
    天启皇帝弱冠登位,性狠乖张,多疑残暴。
    他在深宫里关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诞下皇长子,更有倾国色,却始终得不到一个名分。
    宫人都知,皇帝恨毒了这个女人。
    凡她喜欢的,他皆要毁掉;凡她贪恋的,他皆要夺走。
    搓磨数年,这个女人累了。
    在沉沉夜色里,她登上城台,眺望远方山河,眉目间尽是释然:“有思,你看,这世间辽阔,繁星如许,恰如当年,你说要娶我时。”
    那个心狠血冷的帝王罕见得慌张,他向她奔来,锦袍如翼,在风中翩舞。
    他说:“窈窈,别丢下我。”
    ===
    他的白月光,美丽聪慧,与他相识相爱于微时,是他曾经不顾一切想要娶的女子。
    可是后来,他们恩怨相对,他恨透了她。
    他折磨她多年,终于,他后悔了,他想要挽回。
    她瞧着他手中的凤冠,淡淡一笑:“有思,我不喜欢。”
    不喜欢凤冠,也不再喜欢他。
    ****
    阅读指南:双c。
    疯批帝王vs坚韧美人
    he。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鱼郦,赵璟 ┃ 配角:瑾穆(明德帝)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狗皇帝为爱发疯
    立意:男女都应该追求平等、自由的感情和婚姻。
    第1章
    与她偷偷幽会的是太子
    昨夜霪雨绵绵,吹倒了春熹殿里一棵海棠。
    内侍省的都知领着几个小黄门进院的时候,正遇上内西头供奉官领着几个工匠在搬运倒塌的海棠树。
    “听说还是明德帝生前亲手所植,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连树都捱不到明年。”
    梁都知回头瞪了一眼身后嘀咕的小黄门,那小黄门吐了吐舌头,讪讪闭嘴。
    廊庑下的宫女掀开篾帘,梁都知没急着进,倒是颇为关切地问:“姑娘这些日子如何?睡得好吗?进得香吗?”
    宫女脆生生答:“一切都好。”
    梁都知站前门前微抻了抻头,依约可见那薄绢屏风后倩影憧憧,他摁下心头骤然浮起的怜悯,拔高了声调:“奴求见姑娘。”
    寝阁内安静了须臾,自屏风后绕出一位女官,二八年华,容色秀丽,噙着得体的笑,躬身迎他:“中贵人请。”
    鱼郦昨夜睡得不好,梦魇连连,惊醒后正心悸,便听见一阵轰然坍塌的巨大声响,女官隔着窗轻飘飘地向她禀道:“没什么,只是院内的海棠树被风吹倒了,姑娘不必惊慌,明儿叫人来清出去就是。”
    鱼郦没说什么,仍旧躺倒下,但后半夜却再没睡着。
    晨起的时候,女官来给她敷妆,一边笑盈盈夸她气色好,一边往她眼周盖了厚厚一层蔷薇粉。
    梁都知还在屏风外等着回话,鱼郦让宫女赐了一瓯热茶,梁都知道过谢,饮过茶,才把一直揣在怀里的画卷奉上。
    “这些是第三批入京向新帝朝贺的地方官员,皇后娘娘说让拿来给姑娘瞧瞧,可有能入眼的。”
    画卷在鱼郦面前徐徐展开,老少胖瘦,套着各色的官服,鼻眼面容勾画得极为细致。
    她看得极慢极仔细,直至图穷,她不无遗憾地摇头。
    梁都知轻叹:“奴就不打扰姑娘了,外头有些物什,是皇后让捎给姑娘的。”
    鱼郦起身,隔着屏风躬身鞠礼,“烦请中贵人替我谢娘娘。”
    梁都知道:“姑娘不必客气,官家和娘娘都惦记着姑娘,也都打心眼里希望这事能尽快有个了结。”
    说罢,他轻扬了扬手中团起来的画卷。
    鱼郦垂眸,不再言语。
    外厢的雨早就听了,只不过檐上积了些水,滴滴答答落在青石砖上。
    梁都知抱着画卷迈出院子,才将梗在心底那口浊气轻轻吐出来。
    小黄门是刚刚净身进宫的,十几岁的少年,天性烂漫,从别处听得几句谣言,早对春熹殿这位好奇,眼下逮着机会,按捺不住,悄悄问:“真要让她嫁人啊,这谁敢娶?”
    梁都知懒懒斜睨他,打起官腔:“人家是相国千金,当今皇后的亲侄女,哪个配不上?”
    小黄门吃瘪,蔫蔫低下头,头顶当即挨了一计爆栗。
    “某家可跟你说,那事是个忌讳,你若是觉得脑袋在脖子上顶腻了,就由着你那条舌头瞎得吧。”
    时入深秋,寒风萧瑟,把御苑里一潭荷花池吹得波漪横皱,一众内侍在秋风凄清里缓步而行,回崇政殿复命。
    内侍走后,鱼郦歪在绣榻上出了好一会儿的神,才被青栀拉起来去用早膳。
    早膳很丰盛,汤羹肉糜淅淅沥沥摆了满桌,四五个女官围着她伺候膳食,就是宫里嫡出的公主,也不过就是这排场了。
    新帝仁善简朴,四海归心。大魏朝建立之后,并未大肆屠戮前朝宗亲官宦,局面很快稳定,如今海晏河清,自是一派新朝气象。
    就连鱼郦这个“前朝旧人”也能被善待。
    这么想着,她脸上浮起一丝嘲讽,放下筷箸,起身坐到了妆台前。
    她穿了一袭簇新的八幅妆花缎褶裙,染缬海棠花,袖角裙裾有绡金刺绣的云纹。裙子早就裁好,一直存在箱笼里,今晨拿出来要穿时,才发现裙子的腰部已有些宽大,不合身了。
    青栀总念叨她这些日子瘦了,尖颌小脸上一双眸子显得更大了些。梳妆的女官时常夸她这双眼睛生得妙,流光溢彩的桃花眸,看人时总有说不出的旖旎风情,显出些天真无辜的妖媚。
    鱼郦抬手摸了摸眼角点缀的珍珠花钿,忽得想起什么,问青栀:“今天是什么日子?”
    “十月半。”青栀随口答道,“今儿是下元节。”
    这是新朝的第一个下元节,宫里早早备好法会,请道士入宫祈福,请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
    萧皇后是个爱热闹的性子,请了好些官眷入宫排宴。
    其中就包括鱼郦的继母朱氏和鱼郦的妹妹萧婉婉。
    都说鱼郦是相国千金,比起她,萧婉婉才是一位真正的炙手可热的帝京贵女。
    萧婉婉自幼被养在深闺,清清白白,父母双全,不像她,一身的忌讳,被困在这宫墙里,过着看似风光其实朝不保夕的日子。
    她正在胡思乱想,青栀往她手里塞了个手炉,神秘兮兮道:“奴听说,皇后娘娘借这回下元节法会邀官眷入宫,其实是想给太子选妃。”
    鱼郦挑眉:“真的?”
    青栀十分笃定地点头。
    太子赵璟岁庚二十有一,照理早该婚配,皆因前些年战乱不休,才耽搁了下来。
    如今改天换日,大局已定,自然要提上日程。
    可这里头有些微妙。
    鱼郦的姑姑萧皇后与太子虽是亲生母子,但关系疏离,虽然见了面会客客气气称一声母亲,但萧皇后能不能做主他的婚事,还是两说。
    有这么档子事横出来,眼瞅着宫里是要热闹。
    鱼郦的精神霎时振奋,眼珠转了转,冲青栀道:“咱们出去瞧瞧吧。”
    青栀见她想出门,喜上眉梢,忙寻出披风裹在她身上。
    这禁宫沿用前朝规制,几经修缮,盘山回廊,重檐台榭,步步是景韵,只是眼下正值深秋,落叶飘零,枯枝迎风低颤,说不出的凄清萧索。
    主仆两沿湖畔漫步,一路寂静,到千波亭时,才听到些莺声笑语。
    站在岸边远远瞧去,四面环水的亭子里环肥燕瘦,姹紫嫣红,只有萧皇后坐着,她头顶的凤冠在阳光下金灿灿的,光彩耀目。
    几个妙龄女子围绕在她身边,活泼说笑。
    鱼郦一眼就认出,其中便有她的妹妹萧婉婉。
    她撩起披风,脚步极快地闪到假山后,从小径走去章吉苑。
    青栀一路都在念叨:“姑娘闷在寝阁里好些日子了,好容易出来,该去人堆里露露面,与她们说说笑笑多好。”
    鱼郦抱着手炉,朝镇守章吉苑的皇城司值卫打过招呼,笑说:“她们瞧着挺高兴的,我何苦去败人家兴致。”
    “姑娘这是说得什么话!”
    青栀急道:“姑娘是新朝的功臣,连官家都奉你为上宾,外头那些闲言碎语何必往心里去,更不该妄自菲薄。”
    她性子急,这些话憋在心里许久,终于借机吐露出来。
    鱼郦十六岁那年,为了躲一门不如意的婚事,应召入朝,几经兜转,做了明德帝身边的女官。
    那时的明德帝还是太子,蛰伏东宫,危机四伏,鱼郦一直在他身边,得他信任,扶摇直上,做到了凤鸾台尚宫。
    这是世人知道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年鱼郦的姑父,也就是如今的乾佑帝,还是周朝的襄州节度使,明面上标榜忠义,实则暗藏野心,招兵买马多年,往京城安插了无数眼线,唯独插不到明德帝的身边。
    无心插柳的鱼郦恰巧成了一颗绝佳的棋子。
    鱼郦的父亲要求她为乾佑帝传讯。
    就是细作,史书笔墨中祸国殃民的罪人,鱼郦做了五年,等来大军压境,改朝换代。
    她姑父坐上那个皇位之后,人人都说她萧鱼郦是功臣,盛赞加贺,可她的处境却微妙起来。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