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入怀 第17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南风入怀 第17节

    她咬着唇,在门边探头:“那个,我走了。”又指了指手里的袋子,“衣服洗好我再送回来。”
    邵南泽戴着眼镜,眼睛都没抬过,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打字。
    “……门自己关。”
    “好。”
    温菱小心翼翼换鞋走出去,怕吵到邵南泽,关门的时候也轻手轻脚。
    他的门是密码锁,关门的时候搭扣咔哒一声就锁上。
    直至温菱走了有好一会儿,邵南泽才从文件里抬起头,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若有所思。
    他走到浴室洗手,进去时,浴室里还有些潮气。
    温菱的味道还萦绕着未散去。
    回到宿舍,温菱第一时间把衬衫拿出来手洗。
    孙萌萌刚好看到,咦了声:“你什么时候买这种男式衬衫?这牌子死贵了!”
    她翻出手机:“我表哥之前面试时想买一件这个,都没舍得。”
    温菱摸了摸料子,又瞄了下官网价格。
    得了,一件衬衫顶得上普通学生好几个月的饭钱。
    潜意识里她觉得邵南泽家庭环境应该挺好的,但这么细想下来,可能比她想的还要更好。
    脑海里不经意掠过他仔细盯着电脑的专注神情,当时她愣神看了好一会。
    不得不承认,认真工作的人真的很帅,她好像有点被迷住了。
    真是鬼迷日眼!
    第12章
    校辩论队第一次团建聚会,还是定在校门口的商业街。队里包了一间唱k的包厢,又点了不少小吃和饮料。
    众人吃吃喝喝,气氛正融洽时,包厢门被人推开。邵南泽穿着一件v领灰色薄毛衣,漫不经心站在门口的阴影里,嘴里还叼-着一根烟,没有点燃,又给夹在指间,懒懒散散的。
    人就在隔壁包厢里,骆安娜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半推半就把他给拉来了。
    话题的中心突然间出现,其他人没少在背后议论他,见到他脸上都是讪讪的。
    温菱坐在一旁,看见骆安娜朝其他人摆手,让他们空出位置,乐呵道:“我们队里的大忙人,总算是来了。”
    邵南泽眸子里暗流涌动,漆黑如墨:“我不参加训练,聚会也不用叫我。”
    骆安娜直勾勾地盯着他瞧,嘴上又正儿八经地说:“大家都是辩论队的一份子,有时间么,就多参加参加活动,和队友们联络感情。”
    她又看向旁边的温菱:“就像上次,才第一次练习,温菱就和凯楠互相加了微信,多融洽啊。”
    没想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就被骆安娜给看到了,还记挂到现在。
    队里不乏有法学院的人,都是知道温菱上回在玩密室逃脱后婉拒了很多人加微信的事,骆安娜突然间就把她给推了出来,有那么点背刺的意味。
    温菱有点坐立不安。
    “哦,”邵南泽嘴唇微勾,轻晒,“这样吗?”
    他的这个笑,意味十足。
    骆安娜今晚上不知道怎么了,阴恻恻地盯着她笑:“我记得,队里温菱和周凯楠还是单身的吧?”
    温菱脑子懵懵的,自打前天淋了雨,鼻子就不太灵,总觉得不通气,说话还有鼻音。包厢里头空气不好,头晕脑胀的。
    其实队里单身的大有人在,又不只他们两个,但今晚骆安娜就是很邪性,一个劲儿把话题往温菱身上引。
    周凯楠适时解了围:“我是一心扑在学习上,我想温菱应该也是吧。”
    “如果两个人都是队里的也不错,能共同进步嘛。”骆安娜看向温菱,“你什么想法?其实凯楠挺好的。”
    可能是因为吃了感冒药,温菱全身都轻飘飘的,反应也慢了半拍。
    她看见骆安娜嘴巴一张一合,仿佛没停过:“别人单身不奇怪,但是温菱你条件这么好,该不会是眼光太高了吧,要不你说说,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温菱张了张嘴,话到嘴边,还没出声,那边的话筒突然发出刺耳的哔—哔声。
    众人都受不了地捂着耳朵,循声看过去,话筒不知怎么的到了邵南泽手里。他挑眉,用手背轻拍了麦克风:“还唱不唱了?”
    骆安娜笑着说:“唱啊,你想唱什么?”
    邵南泽用指腹在ipad上划拉几下,顿了顿:“不唱了。”
    “哎呀,你喜欢唱啥样的,我帮你挑。”
    “不想唱了,没劲。”
    邵南泽把麦克风拿给旁边一男生,眼风徐徐向温菱的方向看过去。
    她双手捏着玻璃杯,眼睫毛抖得厉害,仿佛很不舒服的样子。
    旁边的女生不经意间碰到温菱的手背:“菱菱,你是不是发烧了?”
    温菱握着手机摇头:“可能是前天淋雨,感冒了。”本来只是一点头晕,大概是包厢的冷气太猛,吹得她有点受不了,感觉头重脚轻。
    “要不和师兄师姐说一声,今晚先回去?”
    “算了,不想扫大家的兴。”
    温菱过来时就带了药,从包里拿出铝制包装袋,扣了几片用热水吞服,间或咳嗽两声。
    见她不舒服,其他人也不怎么闹她。大家一路高歌猛进,唱到九点半才肯罢休。
    邵南泽早不知道跑哪去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走了,只剩下几个麦霸恋恋不舍地留下来。
    夜里起了风,温菱总觉得从k房到宿舍的路长得怎么走也走不完,她怀抱着双臂,路两侧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忽然,在黑暗中有一把慵懒的男声,在树后叫住了她。
    “优等生。”
    温菱脚步滞了滞,差点还以为是自己感冒而产生的幻觉。
    还好不是,她低头看到树前方有人,地上还有掩映的影子,手长脚长。
    邵南泽像是在等人,指尖还夹了烟,看到她走过,蓦地把烟掐了,从兜里拿出一个纸袋子,扔到她手里。
    “给我的?”
    温菱的贝齿咬了咬嘴唇里的嫩肉,从袋子的罅隙里隐约看到银色锡箔,“……感冒药?”
    今晚上她脑袋不太灵光,想不出邵南泽这个举动有什么用意。
    邵南泽的眉眼都被月色笼罩住,勾勒出流利线条。
    他勾着唇,声音懒懒的:“不是因为淋雨才感冒的吗?”
    换言之,她是因为坐他的车才感冒的。刚刚在k房那句话,倒像是在讨伐他似的。
    温菱没想到自己一句无心之失,会引起他的误会。她急忙澄清:“我没那个意思……”
    冷不丁地,他忽而问起:“你这几天吃药了吗?”
    “吃了都没什么效果。”
    邵南泽眼皮抬了抬:“你买的药不对。”
    “什么?”温菱下意识看向他。
    “那是治风热的。”邵南泽声音慵懒,但表情却很认真,漆黑的眸子盯着她,“你淋雨感冒,要吃风寒的药。”
    温菱不解:“真的吗?”
    他嗯了声,又指了指那个纸袋子:“把药吃了。”
    “现在?”
    “就现在。”
    温菱低头往纸袋子里看了看,不止有治感冒的,还有止咳糖浆,瓶身上贴了纸条,标了一天吃几次,饭后吃还是饭前吃。
    她先把标注饭前吃的一板药拿出来,按照用量吞服,又喝了几口保温壶里的温开水。
    “吃完了。”
    可能因为生着病,温菱今天晚上格外温顺。
    像一只好捋的猫。
    邵南泽却还不打算放过她:“三十七块。”
    “啊?”
    “买药的钱。”
    温菱心口一跳,急忙掏出手机:“我转给你。”
    “你有我微信?”
    “没有。”温菱摇头,“不过我记得群里有。”
    “ze0208。”
    “嗯?”
    “现在就加。”
    温菱觉得自己这个状态等回到宿舍,估计就睡死过去了,保不齐会忘记这桩事,还是速战速决。
    邵南泽的头像依旧很简单,没有个人说明。温菱把申请发送过去,很快地,他的手机微信里好友栏上就显示加一的标志。
    【我是温菱。】
    泽:【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温菱】发起微信转账,37元,备注:感冒药。
    回到宿舍后,温菱梳洗完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也许是因为药效的作用,一个晚上浑浑噩噩地冒汗,又像是做了一个长长久久的梦。
    醒来时,天光大亮。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