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在人间的沙雕日常 第12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大魔王在人间的沙雕日常 第12节

    后来,因为有些不耐烦导致了她手滑,错点成了旁边的收藏,而就在此时,平板竟然好了,并且因为她手速太快,多出来的两下形成了一个超大的爱心出现在平板上。
    “您已喜欢该视频”。
    莫一有些僵硬地回头,看见莫山川不住地点头,眼睛里闪着几个大字: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我不是,我没有。”莫一戳着平板,试图狡辩。这都是凑巧,真的。
    然后莫山川的手机传来“叮咚”声,他拿起来查看,半响笑着说:“爸爸懂了,保证办好。”走的时候还冲莫一比了个ok的手势。
    不是你懂什么啊,莫一抱着平板人有些迷茫,然后在低头的时候她找到了答案。
    “您喜欢的视频分享成功。”
    再看被分享人:赚钱给老婆女儿花。
    莫山川之前的名字叫“赚钱只给老婆”花,在这里注册账号,也是为了随时关注老婆喜欢的东西,像包包首饰这些,一般曼绮柠前一天点赞,差不多第二天就能收到。旅游景点则是三天内会安排好具体行程。
    现在他的账号也只是关注了莫一和曼绮柠两个人,方便随时了解老婆女儿的喜好。
    莫一:......
    因为走神回忆这些,不自觉地往前走了一步,刚刚好就踏上了红毯。
    然后漫天的金色铜钱片就撒了下来。
    莫一看着地上的这种,换个颜色就是人类丧葬仪式用品的铜钱片。
    她怎么记得视频里是鲜花来着。
    莫一加快了脚步,可两边的人也随着她的速度加快了“撒钱”的动作。
    铜钱片甚至开始铺满了地毯,新的铜钱片落在上面会发出清脆细小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身后的程疾风因为好奇,捡了一片放在手里细细观摩,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惊呼道:“教练,这好像是金子。”
    第13章
    教练:......
    他的大脑快速转动,以比当年巅峰期跑步的速度还要快的形式转动,然后转着转着转不动了,这还能怎么说,看这架势,不管是名还是利对方看起来都是不太需要的样子,那就只剩下一个爱好。
    爱好,那就更不可能了。
    教练很挫败,垂下的眼眸遮住了眼底的失望。金灿灿的世界,他是灰色的。
    其实现场有个人心里更不开心,那就是莫一。
    莫一加快了脚步,试图逃离这尴尬的氛围圈,可是她走得越快,金币就下的越快,清脆的噼里啪啦声遮盖住了她急匆匆又因为有些焦急而显得笨重的脚步声。
    这一幕也在刺激着她身后的队员们,大家犹豫了三秒就纷纷弯腰开始捡金片,倒不是想要占为己有,而是没人能经受得住金子在自己眼前下落的诱惑,哪怕最终要归还回去,那么沾沾财气也行啊。
    程疾风从口袋里拿出小肉饼,三两口粗暴地吞下去,噎得眼睛都瞪大了一些,虽然他顾不上喝水,但还是很文明的把包小肉饼的纸袋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然后用外包装塑料袋装金币。
    有了装备上的优势,程疾风的装金币速度很快赶超别人,他不停地蹲起动作都有了自己的频率,一下一下锻练身体的同时,塑料袋也渐渐满起来了,然后左右手转换,就当练习手部力量了。
    “教练,你也捡啊。”程疾风活动的同时还不忘提醒自己的教练。
    教练站在原地,像是在发呆,听到有人叫自己,有些烦躁地打断,“别吵,我想想怎么骗...啊不,怎么把这么优秀的人才招进队里,哎吆,有点难哦,脑阔疼。”
    他只知道有钱人的快乐他想象不到,还真不知道有钱人缺什么,可能只是缺了烦恼吧。
    -
    终于看见电梯间的莫一仿佛一个困在深山的人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心里的期盼与期望上升到了顶点,终于...
    死定了。
    莫一从没像此时此刻一样,恨自己拥有比人类好出这么多倍的视力,比如就像现在,别人只是在纳闷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已经给自己宣判了over。
    她手放在额头上,伴随着庄重的音乐声,沉痛地闭上了眼睛,就当在参加自己的葬礼吧。
    生活不就是这样,在苦中找玻璃渣,因为玻璃渣上沾着糖。
    音乐声吸引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力,大家都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去,此时一副巨型人像正缓缓下落,众人不禁好奇努力去看,然后就看到了一件衣服上长了一个人头。本来是一件很惊悚的事,但偏偏人头往一边歪着,还有些卖萌讨乖的意味,人头上的那双眼睛带着不谙世事的单纯和清澈的愚蠢。
    “这是告诉我们人要是被一些外在的东西所支配,就会变傻吗?”一位队员摩挲着下巴,尝试解答道。
    莫一:呵呵,你上学做阅读理解是满分吧。
    “只有做一个眼中有目标,脑中有计划,心中有希望的人,才是一个真正有灵魂的人。”
    莫一:不错不错。
    要不是场合不合适,人物不对,她都想鼓掌了,三观思想多正确啊。
    这时一个心直口快的穿女仆装的工作人员忍不住说道:“这是我们大小姐,我们大小姐...”在一个很长时间的安静的沉默声中,终于又响起了她的声音,“美得很,多特别。”
    巨幅人像正是莫一在被迫试衣服的时候抓拍的,这倒也不怪莫父莫母,主要来这光想着玩了,把给闺女拍照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这紧急准备下,只能用他们觉得可爱的一张照片。
    为了视觉效果看起来更好,他们还专门找来百万p图师,给照片换了滤镜,精修了一下,还把后面品牌店的背景改成了抽象派油画,感觉这样看起来更华贵一些,毕竟他们拍卖来的这种风格的画作都要上亿了,这也能告诉别人,闺女在他们心里的份量不止亿点点重要。
    莫一:看出来了,你很努力在帮我了,谢谢你,人已经在谷底了。
    -
    莫一感受到了背后众人灼热的目光,她受不了了,干脆电梯也不坐了,直接改走楼梯,因为迫切想要摆脱这让人尴尬的一幕,所以她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了顶楼自己的房间。
    手按在门把手上,正想识别指纹进去,满脑子乱糟糟的她一时也没察觉到今天的门质感有点不太对。
    莫一此时才有点放松下来,她叹了口气,看着走廊里随处可见的摄像头,高科技限制了她的进门方式,穿墙多好啊。
    这么久还没有听到指纹识别成功的滴滴声,莫一才舍得低头去看。奇怪,她的门把手什么时候变成金色的了。下意识就想拿起来观察一下,然后她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金色外壳、棕色内里还甜香扑鼻的门把手。
    在人间也是待了有些时日了,莫一不用思考就知道这是什么味道。
    所以她剥开外面的金色包装纸,直接咬了一口,丝滑得都不用咀嚼吞咽,嘴巴里的温度就能把它融化,然后一下就溜进口腔去了。
    比她在外面吃过的巧克力美味多了。
    莫一有些跃跃欲试,她摩挲着房间的门,发现里面好像也是巧克力,不过拆门到底是不太好,好奇心驱使下,她又轻轻把屋内的门把手掰下来一小块。
    这次是坚果巧克力,里面的果仁又香又脆,用自身的实力证明它和巧克力就是最完美的搭档。比之前吃的醇厚的黑巧和奶香味超浓郁的白巧,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一一手拿着一块巧克力,幸福地眯起眼睛,她刚想踏进房门,等余光看清楚门内的景象后,紧急把即将落地的一只脚收了回来,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还后退了几步来维持平衡。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屋里的一切都好像也换成了巧克力,即使自己可以做到无菌的状态,即使所有巧克力都包了一层外壳,她还是过不去心里这关,踩着食物行走,真的做不到啊。
    正当莫一有些踌躇无措时,走廊的一边缓缓走来两只手牵手还蹦蹦跳跳的欢乐屎壳郎,啊不,是屎壳郎喜欢推着的那个东西,但嘴里却哼着:“chocolate......”
    莫一看着自己手里还没吃完的巧克力,又想到自己刚刚联线出了啥,难得诚心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话音刚落,她面前的黑球球,啊不,是巧克力豆就把自己的天灵盖掀了。露出一张熟悉的脸,“闺女你刚刚说啥,我没听见。”
    莫山川身旁的巧克力豆两手搬着自己的天灵盖,却怎么也掀不开,急得原地转圈,还是无济于事后就开始撞莫山川。
    莫山川一边偷笑,一边做了几个假动作,嘴里还若有其事地说:“怎么回事,你这个头套怎么这么紧,我也搬不开啊。”说着另一只手还偷偷拿出手机拍照留念。
    等莫山川拍个差不多,先把手机藏起来,然后努力把自己快翘到耳朵的嘴角拉平,才装作很大力地拔下头套。
    “咳咳。”莫山川清了清嗓子,然后边揉着手腕边说:“这个头套怎么回事,这么难拨。”
    曼绮柠抱着头套,露出了一个死亡微笑。
    莫一觉得她好像看到了未来,她妈妈手里的头套怎么这么像她爸的头呢。
    果然,下一句就听到曼绮柠说:“刚刚我是故意的。”
    莫山川:??
    从小到大就没有分开过,曼绮柠太了解莫山川了,对外800个心眼,谁不说他是老狐狸,但在家里,她却经常有种想要带莫山川看脑子的冲动,妥妥的负800个心眼。
    曼绮柠把头套又放回自己的头上,像是被卡住了一样,两手在头套上一直活动,却怎么也打不开的样子,声音里都透着焦急甚至还带了一丝哭腔,“怎么回事,又卡住了。”
    莫山川赶紧上前,想要帮忙取下,开玩笑归开玩笑,老婆安危最重要。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他亲爱的老婆一手出一根手指,把头套给戳了下来。
    莫山川这下终于知道自己要大难临头了,他环顾四周,开始给自己规划逃跑路线。还不忘告诉莫一:“闺女巧克力赶紧吃,只有一天保质期,爸爸回来送你礼物。”说完转身就跑。
    曼绮柠咬牙说道:“莫山川上次我的丑照是不是也是这么来的,长本事了哈,还好意思说家里监控截的图,看你这么傻,我还真信了。要不是诈你,到现在我都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要再多多少丑照,你给我站住。”
    快走两部后,曼绮柠回头,和风细雨地对着莫一温柔说道:“宝贝,等会妈妈也有送你的东西,比你爸爸给的好多了,稍等一下,巧克力不要吃太多,吃不完没关系,别把身体吃坏了,咱们家有个巧克力厂,随时都可以吃。”
    莫一刚想感叹下她爸妈在开展父母爱情故事的同时,还玩起了谍中谍,顺便幸灾乐祸一下,可这会看着远去的父母,再看自己的房间,就开心不起来了。
    一天的保质期,一屋子的巧克力,脑壳疼,幸福泛滥成灾就成了烦恼,这谁能吃得完。
    还不能送人。
    因为她原来屋子里的东西,全都被巧克力一比一复刻了,就有了巧克力床、巧克力沙发、甚至巧克力衣橱里挂满了巧克力衣服。
    这咋分?
    搬着一个巧克力沙发放餐桌上和人分食吗?“朋友们,让我们来尝尝这个沙发是什么味道的。”
    想到这个奇葩场景,莫一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她完全可以收进自己的私库里,那里的时间是静止的,并不存在过期这种情况,可在这个到处都是摄像头的时代,大件巧克力离奇失踪,根本解释不清。
    莫一在门口来回踱步,到底应该怎么处理呢?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北宥。
    “过来吃饭吗?空运过来的海鲜。”北宥稚嫩的声音从莫一耳边响起。
    有钱人的癖好真是千奇百怪,她们现在就在海岛上,想吃海鲜直接下海去捞多新鲜,还空运。不过想到北宥那迷你的身形,一本正经用儿童电话手表打电话的样子,莫一就想笑。
    也不知道现在的北宥,一根棒棒糖能被骗走吗,毕竟他最爱吃甜了。
    吃甜?
    莫一的舌尖舔过尖利的小虎牙,脸上灿烂的笑容里带着锋芒,她开口道:“你都请我吃海鲜了,我送你个礼物吧,不过你得派人过来拉,记得开冷鲜车过来。”
    十分钟后,站在门口的北宥:......
    震惊、不可思议、感动里又夹杂着一丝害怕。毕竟据他们族里的历史书记载,当年魔王创建魔界的时候,四处搜刮,可谓是雁过拔毛,还美其名曰:三界友好相处,互帮互助。
    不过魔界成立后,也算是做出贡献。从不主动发起战争,不仅如此,在当年对它们贡献比较多的族群受欺负时,还会伸出援助之手,因为百分百胜利的战绩使得三界更疯狂往魔界送礼,还掀起一股内卷之潮,谁都想送最贵的,不甘落后。随着魔界的越发富裕,大家穷是穷了,可也进入了长久的和平时代,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可除了各界重要人物举办的盛大宴会,也没听说过莫一主动送谁东西啊,首先排除莫一喜欢他的可能,因为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众所周知大魔王没心没肺,所以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那就是莫一喜欢吃海鲜?之前没听说过啊。
    北宥转念一想,也可能是像自己一样,把吃甜的癖好隐藏得比较深。
    “我送你一片海吧,你想吃了,可以自己下去。”北宥说完双脸通红,并不是害羞,而是自认为知道了大魔王的秘密激动的。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