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在人间的沙雕日常 第7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大魔王在人间的沙雕日常 第7节

    最特别的是有一面墙摆满了牛奶,各种各样的牛奶,不同的口味、品种、国家生产,莫一都怀疑是不是市面上的牛奶都在这里了。
    曼绮柠:“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说完退出房间。
    莫一坐在椅子上,观察自己的书桌,发现种植类的书最多了,其中种土豆又占了大半,她搞不懂爸妈到底对土豆是有多大的执着。
    不过这也提醒了莫一,该入梦学习了,找个金牌销售学一下夸人话术,还有那200颗珠子怎么送,要不找个珠宝设计师学习下吧。
    第7章
    早上,莫一指着加了面糊的炸土豆圈说:“这个土豆色泽饱满,圆润可人,一看就是精选大土豆制作而成,早上好呀妈妈,您看起来气色真好,又漂亮了。早上好呀爸爸,都说父爱如山,您英俊挺拔的身姿如是。”
    说完她微笑注视着两人,虽然语言和现实有亿点差距,但语言艺术嘛,艺术本就高于生活。
    炸糊了的面目全非的土豆圈:......
    因为女儿到家太激动而半夜没睡,而早起睡眠不足没精神的曼绮柠:......
    睡觉落枕的莫山川:......
    夫妻二人:女儿一定是通过说反话的方式来提醒他们注意身体,好好休息,一定是的。
    “早上好,宝贝。”
    “早上好,闺女。”
    吃饭的时候,莫一又开始360度全面展示她昨晚的学习成果,“这个鸡蛋是流心的啊,妈妈真厉害,哇,蛋白也好软,像吃蛋糕一样。”
    莫山川特地抬头望了一眼,这描述,他们是在吃同一款没熟的鸡蛋吗?不过都是一个锅里的,应该是吧。幸亏当初买的都是无菌蛋。
    “粥的颜色好特别,我觉得再厉害的画家也调不出这么有艺术色彩的颜色。”
    莫山川低头看着碗里这绿里泛着黑,黑里又冒着蓝的,此外还有红的、黄的、橙的配料,知道的是一碗粥,不知道的还以为颜色在这开会呢,确实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艺术境界。
    “这个菜,我仿佛置身于大海,又仿佛来到了高山,在时空的流转间,我悟到了生活。”
    要不是饭太难吃,莫山川都要激动地鼓掌喝彩了,他闺女是真的很厉害,不仅土豆种的好,这语言水平,啥土豆都能卖的出去。
    不过这个小菜他是一口都不想吃了,又咸、又冰、酸里带着苦,末了还有点齁甜。
    曼绮柠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又有些意动,“那你们说我开个饭店怎么样?”
    “咳咳咳...”被粥呛到的莫山川,满腔拒绝都演化成了剧烈的咳嗽声。
    不要啊,别人会报警的。
    莫一在思考,她的宝库里有没有那种能让食物一秒变美味的宝贝,还有,这个菜的样子也得变一变。
    -
    饭后莫一在房间走动,她觉得早点把那些美味另一面的食物消化掉,就是当前对胃最大的慰藉。
    刚好还能借机参观下房子,她们虽然住在山里,位置相对比较偏僻,但是房子很漂亮,还有一个花房,寒冷的冬天能够看到百花争艳的场景,花簇锦攒,本就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
    在院子里无所事事的莫一看见曼绮柠挎着一个篮子往外走,问:“妈妈去干什么?”
    “我去那边大棚摘点菜,晚上给你做个蔬菜大咖秀,用上我的秘制酱料。”
    莫一的脸逐渐苍白,已经可以想象有多难吃了。
    她上前把篮子取下来,挽着曼绮柠的胳膊,“还不急,妈妈你给我说说你和爸爸的事吧,我想知道。”
    曼绮柠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促进了解的机会,便欣然应下。
    她带着莫一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这里面装着我们之间比较有意义的一些东西。”
    莫一抬头,好奇又期待地看着那扇有个爱心型镂空小窗户的门,猜测里面肯定是一些比较浪漫的东西,可能是珠宝、永生花,也可能是一些精心制作的手工艺品。
    随着她思绪的放大,门也在慢慢敞开,一块素朴的砖头映入眼帘。
    要说特别吧,不知道特别丑算不算,就是作为一块平平无奇的砖头,能用丑形容,也挺不容易的。
    但莫一觉得没这么简单,她趴到玻璃罩上,眼睛都不眨地仔细盯着看,反复确定这到底是一块真的砖头还是比如说金子或者什么材料仿制而成,作为一件特别的礼物送出来。
    “我小时候你爸就是拿着它砸了我们家的锁,把我救出来了。”
    莫一震惊,这得是多少年的砖头啊,确实有意义。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想法,曼绮柠笑着说:“那么多年过去了,早就不知道是哪块砖了,这是后来你爸自己烧的。”
    莫一移开视线,不想再做这种刺激眼睛的事,开始转移话题,“那妈妈当时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曼绮柠握拳放到嘴边轻咳,半响才缓缓说道:“那时候小,就想着和爸妈玩捉迷藏,但我没有告诉他们,他们以为我出去玩了,就锁门出去了,后来天黑了也没人来找我,我想出去又打不开门,就开始哭,你爸听见了,他找不到钥匙,就直接用砖头把锁砸了。”
    讲到这里,曼绮柠轻笑着继续说:“我是出来了,就是他那天晚上哭的挺惨的。”
    “不过从那件事后,我玩过家家扮新娘就只让你爸当新郎了,再后来长大了,就成了真的新郎新娘。”
    莫一点头,感慨人类的感情可真是奇妙。
    可能是砖头一下子拉高了莫一的接受程度,所以对于后面的一些不同寻常的物件,她都用一颗平常心接纳。
    比如一些蛇、蜘蛛的仿真玩具,是妈妈用来吓爸爸的,爸爸明明不害怕,但都会认真配合妈妈设定的剧本倾情出演,导致爸爸上学的时候还被男同学私下戏称“娘炮”。
    再比如这个巨型的苹果,能装人的那种。就是爸妈高中的时候表演话剧,妈妈被选为公主的扮演者,爸爸没有抽中王子的角色,就专门定制了这个苹果装。然后爸爸以不能引导早恋为理由大改剧本,把公主吃毒苹果后被王子吻醒的故事改为公主吃下的苹果核扔进土里长出了一个超大的苹果,大苹果教公主种苹果,公主在森林里开辟了苹果园,丰收的季节以高价卖给了王子。
    浪漫的童话故事变成了充满正能量色彩的青年创业篇,获得了学校领导的高度评价,另外虽然故事被魔改了,但因为爸爸的演技太好,还获得了超人气奖。
    一路看下来,这里面最符合浪漫爱情里的竟然只有莫一在路上买的那个头套。
    “隔壁空出了一个房间,以后就放我们一家三口的特别物品,满满的都是温馨回忆。我都想好了,第一件就是插进水泥地里的刀子,到时候就放门口怎么样?”
    莫一:挺好的,就是我们家的故事可能得从生活频道转成法制频道来讲解了。
    “第二件肯定就是土豆了,这个很重要,要不那个房间直接设计成土豆主题的吧。”曼绮柠眼前一亮,自认为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这第三件...”
    “妈妈。”莫一拽了拽曼绮柠的袖子,伸出手说:“送给你。”
    她觉得再听下去,她会叛逆一次,想离家出走。
    曼绮柠看着粉嫩小手上托着的那个蓝色的零钱包,一眼就喜欢上了。
    虽然整个零钱包都是用蓝色珠子制成,但款式肯定是经过特别设计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单调,最惊喜的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拿到手里除了特别趁手外,还有种温润的感觉,好像冬天的干燥一下就被隔绝了一样。
    她轻轻拿起,发自内心说道:“真漂亮。”
    莫一扬起脸,骄傲地说:“我自己做的。”
    曼绮柠笑着刚想低头贴贴女儿,就被一道酸溜溜里带着羡慕的声音打断了。
    “真好看,蓝色也配你,这种小包小饰品什么的我一个大男人用也不合适。”
    这就像是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是因为别人不给糖,是糖的口味不喜欢。
    莫一放在背后的手伸向前,“这是我给爸爸做的,爸爸刚才说不喜欢饰品,那要不...”说到这里她的手开始往回缩。
    莫山川口嫌体正直,飞速把手串拿过来并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咳咳,也还行,你都辛苦做了,那我肯定不能辜负你这片心意。”
    看似很勉强,其实很得意,如果莫山川有尾巴的话,肯定已经摇成螺旋桨了。
    曼绮柠是知道莫山川的性格的,但这会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她把莫山川的手串取下,“你刚刚也说了蓝色配我,那我戴吧,刚好和包配一套。”
    莫一也附和,“我可以改一下,直接改成妈妈的包链。”
    莫山川信以为真,着急把自己的手串拿回来后,就赶紧离开了,“我这就去给你挑蓝钻石,到时候做多少条包链都可以。”
    留在原地的母女俩相视一笑。
    -
    曼绮柠觉得这么漂亮的零钱包不拿出去炫耀真是可惜了,所以她给零钱包选了一个特别合适的展示舞台——海岛。
    作为一家三口的第一次旅行,她做了相当充足的准备,事事具细、面面俱到并且亲力亲为,对于之前旅行的消极态度一扫而空,仿佛那都不是她一样。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带着行李的一家三口站在飞机前,莫一的晕车毛病又犯了。
    这可把曼绮柠和莫山川急坏了,这次海岛旅行闺女也很期待,最重要的一点,飞机可没法坐敞篷的啊。
    对于莫一来说,现在一切都不重要,因为贵宾室另一边坐着的那个正在用儿童电话手表打电话的小孩,还是个熟人。
    她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对方打电话的声音也清晰传了过来,“我只给你三天时间,g市的那个项目必须拿下,否则我换人。”
    第8章
    也就是一米多高的身形,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显得更渺小了,此时他还在对着手里那块天蓝色的儿童电话手表讲话,面色严肃、声线紧绷,但稚嫩的童音让一切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
    不过即使是路过的人听见了,也只会当小孩子玩游戏过家家。
    莫一使劲憋住笑,她等会要当面嘲笑他。
    终于电话打完,莫一悠闲地走过去,她俯视对方,努力控制住想要爆笑一场的欢乐情绪,轻吐出两个字:“北宥。”
    北宥僵了一下,眼底的震惊转瞬即逝,很快他恢复平静,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侧身从另一边离开了。
    莫一转身,“不就是以前说你不年轻了吗,你也不用变这么小啊,几千岁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这次北宥终于听出来人是谁了,他停下脚步,紧锁眉头,“莫一?”
    莫一微笑着点点头,“嗯呐,遇见你真好,所以你们妖界的红红果有没有带,给我来点。”
    红红果有类似于开胃的功效,服下后胃口会变得奇好,即使是吃撑或者遇到再难吃的食物都不会感到恶心呕吐。
    北宥想都不想,“没带。”
    他可是很记仇的,上万岁的人好意思说他几千岁的人老,就算是魔界和妖界寿数划分不同也不行,何况...
    他看了看自己的五短身体,他想要的年轻是人类20多岁,不是3岁啊!
    再看莫一一身青春正好的样子,更气了。
    莫一把手放在北宥的头上,不得不承认,这种以大对小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她使劲rua了一把说:“你肯定有,给我几个就行,乖,姐姐请你吃糖,很甜的。”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几颗包装精致的糖果。
    北宥心里是拒绝的,但他的眼睛却紧紧盯着糖果不动,“咕咚”,在把口水咽下去后,他还是伸手把糖果拿了过来。
    这一定是小孩子的天性,绝不是他自己想吃。北宥边剥开糖纸边想。
    一口含在嘴里,眼睛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地微眯,一股酸倒牙的味道就迅速霸占了他整个口腔,北宥被酸得五官都皱到了一起,他含糊不清又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说:“你耍我。”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