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宅情事第九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深宅情事第九章

    宇文承揽起引星的腰肢,一跃至屋顶,头上的星辰在此刻仿若触手可及。他只是抱着她的肩,同她看着这片美景:“小时候遇到师傅,他说要带我去学武,我就想,终于能有个不一样的本领了,我要学好了做你面前最厉害的人,看你为我欢呼,为我鼓掌,看你眼里只有我......长大了我就在想,我要跟师傅学好每一招,将来学成后,你成为我的妻,我才有真正的能力保护你。”
    “对不起,我没有办到。”他指的是宇文赋。
    见她咬着唇默默垂泪,宇文承轻轻吻上她光洁的额头:“引星,你愿意跟我离开吗?”
    提到了大少爷,引星不得不去想,纠缠她这么多个夜晚的大少爷真的会放过她吗?他又真的能带她完全逃离大少爷的掌控吗?
    宇文承捧起她的脸,盈满泪水的眼瞳在月光下澄净深邃,他只稍稍用了点力,那些泪就全都落在他掌心,他心疼的拭去她的眼泪。
    “我们真的可以离开吗?”良久,她哽咽出声。
    “可以,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我就会带你离开。你是我留在这个家里这么久的唯一原因。”
    他给出的承诺,字字都清晰有力,让她眼中再度燃起一丝希望,抬头看着他。
    宇文承把她横抱起来,高高的屋顶可以将城中的景色尽收眼底,引星抱住了他的脖子,他身法利落的在各个屋顶上穿梭,“我现在就带你走。”
    明月渐渐淡去,一丝金色晨辉在遥远的云层下慢慢绽放出光彩。她看向两人身后即将升起的朝阳。似乎一切都在朝着最美好的方向发展。
    落在葱郁处,面前独立的瀑布险峻又壮观,宇文承带她站定在岸边,脚下的水面无比清澈,将两人的模样倒映的清清楚楚。并肩而立,似天生一对。
    他指着瀑布:“有时候不知道去哪里了,师傅会带我来这里居住一段日子。后来学成,师傅不见了踪影,我偶尔自个儿来这里呆着。”
    引星左右看看,没有见到屋子:“你们睡在哪儿?”
    他忽然笑了起来,林间细碎的晨光落在他眼底,化作无数七彩光华:“你还想飞吗?”
    下一刻,宇文承单手将她抱起,两人落在一棵树顶,只见枝叶中隐约有一根绳子直通进瀑布。他卷了袖子包住手,一只手抱紧她的腰,一只手抓住绳子。
    她看出他要干什么,吓得连忙攀附在他身上。
    长长的绳子滑进瀑布里需要点时间,风从耳边掠过,所有的光影也快的看不出是什么。引星感觉到发丝都飞扬了起来,忍不住闭着眼开怀大笑。
    “我带你飞了。”
    他的声音在风里化作千丝万缕的柔意,将她牢牢包裹。
    飞了,她真的飞了。像个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飞了。
    在进入瀑布的前一刻,引星鼓起勇气睁开眼,恰在此时树顶乍现一抹明媚。天,真正的亮了。
    透着些许凉意的水还是把两人打湿,宇文承在洞中生起火,一应俱全的小小洞穴便也慢慢有了暖意。
    她第一次离开宇文府,站在瀑布前望着外面的世界,宇文承在后面翻找衣服,找了许久终于找到自己以前的旧衣服。比着引星的背影看了几眼,虽然有些大,但还是可以穿的。
    他赶紧让她换下湿衣服,在她更换时面对着石壁老实站立。哪怕是以前的旧衣服,摸在手里也是她从不曾拥有过的好料子,她将那面料贴在脸颊上,鼻间嗅到了一丝荷花香。抖了抖衣服,果然从中掉下一个香包。她认得出来,是自己以前送给府里其他下人的。
    她走到他身后,“宇文承,在你衣服里怎么会有我的荷花香包?”
    面对石壁,他的脸瞬间红的透透的。怎么回答?说是他不好意思去问她要,所以从下人手里哄骗来的?
    “你身上总是有荷花香,我想......也有你的香味,就好像你在我身边。”
    他说完想要转身,坦诚与她交代清楚,可她突然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身。她的手臂上没有任何衣物遮掩,他想起曾看到的水池里的她,心跳不由加快,咚咚咚的好似要从胸腔中跳出来。
    这个坚实的后背曾毫不犹豫挡在自己跟大少爷面前,从那个时刻她就该明白,他当时失态的与大少爷对峙,是因为她。
    引星松了手,宇文承努力稳住心跳,慢慢转过身来。她的头发有些湿,身上未着寸缕,站在他面前毫无怯意。
    “二少爷。”引星歪着头,勾唇笑了起来。
    他又像被夺走了一切,不得动弹,不得出声。而她主动靠进他怀里。
    “引、引星......”他终于颤抖着,像捧着易碎的至宝一般,把她圈在怀里。
    他对情事完全不懂,都是由她引导着进行,初次是她在上面,叫他红着脸体会到了她的不同。
    湿润温暖的甬道只那么将他包裹着,就快要了他的命,更何况她还扭着腰上下起伏。宇文承不过片刻就投了降,在最后一刻及时抽出,白色尽数泄在了她小腹上,他慌忙起来去烧水给她擦洗干净。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他就熟了些。洞中火堆烧的两人身体火热,宇文承让引星好好歇息,这次他要自己来,甬道内比先前还要湿,舌头进去时便搅出了无数水。洞内响起了引星难耐的叫声,宇文承受到鼓舞,让她也畅快的泄了一次。
    身下简陋的床被爱液弄湿,他又找来些衣服,垫在水痕与她之间。也正是如此,微微抬高的臀部让他更易进入,他不过才推进了一点,手便颤抖了,以往未曾体验过的美好、从前幻想与她洞房花烛,这一刻似乎都令他的人生圆满了。他俯下身抱住她,终于让自己完全进入她的身体,学着她方才那样进出。
    引星抬高了臀迎合他顶弄的动作,自己也全身心投入的情事,是难以言说的愉悦。她好像又飞了起来,被他抱起来从树林里飞到了云端,轻飘飘的不知今夕是何年。
    酣畅淋漓的做了几场,两人相拥沉沉睡去。
    这一回的梦里没有了宇文赋,只有明媚的太阳、飞舞的蝴蝶、等待她回家的丈夫与爹娘。
    待引星醒来,宇文承已经做好了粥跟小菜,他看着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粥却煮的十分入味,里面放了好些东西,红枣、银耳、莲子......
    吃罢了饭,引星提议就这么生活下去,宇文承却站在瀑布前沉思。良久他摇了摇头:“不,不能就这么走,你的顾虑是对的,没有大哥的应允,我们即便离开了,也不会有安稳的日子过,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寻我们的踪迹。而他一定能找到。”
    宇文赋是他亲哥哥,兄弟之间再了解不过,别看大哥没出过远门,可手段不容小觑。他想找,就一定会找到他们。
    引星蹙眉,非常痛苦,“难道还要回去吗?”
    “放心好了,我会跟大哥好好谈谈,”他轻吻她的唇,安抚着她,“我说过要带你离开,就一定会带你离开。”
    从瀑布出来已是傍晚,两人一道回了宇文府,引星回房等消息,宇文承独自去见宇文赋。
    宇文赋正坐在二楼窗边,漠然的看着外面的一切。从引星跟二弟出去时,他就知道消息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二弟。
    他手里捧着的书,被他捏到变形。
    楼梯那里响起脚步声,宇文赋放下书,整理了衣服,靠在椅背上等着宇文承上来。
    “我要跟引星离开。”
    “我给你说个故事。”
    “宇文赋!”
    宇文赋却展开一旁的画卷,展露出里面女子美丽的容颜,他对着画自顾自讲起了故事:“传闻许久以前,在江湖上有一对极为要好的侠士,两人手段不相同,却一同联手惩治恶人,感情比起亲兄弟也不差。直到后来有一天,他们都遇到了一位女子。传闻这位美人能令花开,能引蝶来。”
    宇文承咬牙切齿:“够了!”他以为说的是引星跟他们,可接下来,却不一样了。
    “两人都爱上了她,便用各自的手段去追求,可过了好些个日子,她对两人的态度也分不出究竟更爱谁。在日渐决裂的关系里,两人让她做出选择,她说在第二日清晨会来告诉他们结果,可自此以后,谁都没有再见过她。”
    宇文赋放下画卷,端起水喝了一口,接着道:“当年有传闻说她死了,也有说她水性杨花,本就谁都不爱,故意戏耍那二人罢了。眼看逼迫她,便连夜收拾行囊走了。至于两位反目的侠士,也随着女人的消失,慢慢回到了从前的感情。甚至更好。”
    “她,”宇文赋看自己都说的这地步了,而宇文承却还没明白,直接将手指按在了画上,“沉妩儿。我查到了,当年有人在窗外偷窥,见到她被人杀了。只是那人喝多了,一直以为自己是做梦,所以并未对外人说起过此事。”
    宇文承骇然,瞪大了眼睛,而宇文赋面无表情:“是爹杀的。”他不再多说,收起了画卷。
    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宇文承揪起了宇文赋的领子,想要质问他什么意思,可想了想,大哥根本不会以此来说谎。
    他松了手,“所以这一切,都是爹当年杀了沉妩儿所引起?”
    宇文赋没有接话,怔怔看着收到一半的画卷,里面沉妩儿的眉眼从卷起的边缘透出来,灵动的好似隔着纸张偷窥人间。他忽然心口一痛,咳嗽了几声。既然引星已经选择二弟,既然二弟执意要走,他还强留什么呢......
    他不会重走爹的老路。
    他唯有成全这对恋人。
    “再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我就让你们离开。引星爹娘的卖身契、以后你们生活所需的钱财、离开的车马、新的身份,我全都会为你们准备好。”宇文赋抬头。
    宇文承仍旧处在震惊之中,他敬仰多年的爹是个杀人犯......难怪他的双手也会染上鲜血,原来他爹就不是好人......
    他捂住眼苦笑两声,“你真的会放过我跟引星?”
    “我爱她,”宇文赋看向窗外,长长的睫毛半掩眼眸,让旁人无法看到眼底流转的悲伤,“你是我弟弟,我也爱你。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我为什么不成全你们?”
    宇文承终于放下心来:“还要我做什么?”
    “之前不是查到三位毒师,让你去找了其中一位吗,另一个我也排除了,已经确定是最后那个,”宇文赋几不可闻的叹了声气,“你只需让他说出他背后之人的下落即可,接下来我会处理。”
    “你并不会武功。”最后这一次,面对宇文赋流露出的真情,宇文承也放下了一切,与他像从前那样面对面谈话。
    “我有办法。”宇文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思很明确,他聪明,自有法子。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宇文承接过地址,转身要离开。这次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走的那么快,宇文赋独自一人坐在窗边,不知在思考什么,出声叫住他。
    “二弟。”
    宇文承回头。
    看着那双依旧明净不染尘埃的眼眸,宇文赋脑海里闪过无数可能,他决定相信宇文承,相信那个人,只是宇文承是他弟弟,他做不到一点都不担心:“如果遇到什么特殊情况,可以回来跟我一同商量该如何处理。”
    宇文承自信的轻笑一声,并未说话,他出了院子去找引星。引星已经跟爹娘说明了情况,二老自小就被卖进宇文家,伺候到女儿都到了嫁人的年纪,从未想过有一天可以脱离奴籍,离开这里。
    直到宇文承过来,笑着跟引星说了谈话后的结果。
    “大哥同意我们离开了,他还会把你爹娘的卖身契一并给我。”
    二老热泪盈眶,也识趣的出去,给两个年轻人留下说话的空间。
    一会儿不见罢了,就似是过了好几个日夜,宇文承一把将引星抱进怀里,嗅着她的荷花香:“引星,我只需帮大哥再办最后一件事就可以了,那地方不远,最快大后天我就能赶回来。”
    引星仰起头,眼中闪着点点星光,夺目璀璨:“那大后天早上,我跟爹娘在桃树下等你。”
    “好。”
    毕竟是跟爹娘同住一个屋子,引星不敢任由宇文承放肆,只让他好好亲了个够,便将他送出门去。他也急着要回来,去自己屋子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快马加鞭离开。
    这两日宇文赋都闭门不出,立书与云晖急死了,只能去找引星。
    引星说什么也不肯过去,可听说这两日宇文赋不吃不喝后,想到他毕竟是宇文承的哥哥,也只好端着饭菜过去。
    屋子里依旧飘着淡淡的檀香,他穿的单薄,站在桌前练着字帖。引星把饭菜放在旁边:“大少爷。”
    他放下笔,走了两步至她跟前,把她按在怀里好好瞧了一遍。
    原以为他饿了那么久,应该没什么力气,可引星挣扎半天,他的胳膊竟纹丝不动。宇文赋笑出声,低头咬住她的嘴唇,腥味在两人唇齿间蔓延,他一边吻一边说:“是我让他俩撒谎的。引星,你果然是关心我的......”
    “不,宇文赋,放开我,”引星手脚并用挣扎,几步之间竟被他压到了床榻上,两人都对彼此的身体太过熟悉,她无法完全抵抗住他,致使他很轻易就分开她的双腿,将那折磨过她的热刃再度顶入深处。她无助的哭泣,“我关心你,只是因为你是他哥哥。他不会想看到你出事。”
    宇文赋顿了顿,痛苦的闭上眼,却并未就此停下动作,他贪恋她每一寸,想念她在自己怀里时的触感。
    “引星,最后一次陪着我吧。离开前的最后一次。”
    他的话看似是征求她的意见,可根本不给她拒绝的余地。
    从白天到晚上,引星都未曾离开那间屋子。反复折腾她许久的宇文赋终于停下,她已没有了一丝力气。
    躺在他怀里,此时是以前的两人不曾有过的宁静,宇文赋为她理顺发丝,偶尔在她身上落下一吻。
    远处半开的窗是漆黑的夜,只需再过几个时辰,天就会亮了。
    眼看约定的时间将至,引星呆呆看着窗口,不知如何是好。她希望能在约定的时间里跟二少爷汇合,可大少爷还禁锢着她,不肯放她走。她希望二少爷冲动之下闯进来时,大少爷能够发个善心,真的放两人离开。
    府里的下人都已歇息,他像从前每一次替大哥办完事那样,走进小巷深处,从后门回家。
    看管后门的是大哥的心腹,知晓每一次行动,所以当天不会值夜。
    宇文承把手按在关紧的木门上,血滴滴答答从手腕落了一地。
    他只想推开门,走进去接走引星。这是他跟引星约好的,从此双宿双飞,离开宇文家,抛弃这一切,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可是......疼痛与冰冷迅速将他的力气夺走,他只推开了半扇门,口中便吐出鲜血,脚步不稳摔在地上。
    “引星......”宇文承努力朝她的方向伸手。她一定站在那棵桃树下等他吧。
    繁星之下,她好像过来了,戴着他送的坠子,脚步轻盈愉快,眼眸比星光明亮。蹲下身握住他伸出的手,笑的像灿烂的朝阳:“二少爷。”
    “引星。”他睁开眼,可只有空荡荡的宅院。
    对不起了。
    他闭上眼。
    在她身上落下无数暧昧的红痕后,宇文赋终于困乏,抱着她准备入睡。
    “引星,”他抚摸着她的后背,有一搭没一搭的闭着眸跟她说话,哪怕她不回应自己,“如果我反悔了,你会依旧选择跟二弟走,还是就此留下?”
    半晌没有等来她的答案,倒是下人此时来了,将他喊出去。
    深蓝的外衣与夜色融为一体,宇文承站在廊下听着下人低声汇报。
    “方才听到后门有动静。”
    “嗯。”
    “二少爷已经断气多时。”
    深夜的风吹的刺骨,他的长发在繁星下飞扬,瞪圆的双眼里似有什么在逐渐无声破碎。下一瞬,凄厉的长啸划破夜空:“宇文承——”
    哪怕平时再针锋相对,那也是他唯一的弟弟。他胸口震痛,呕出一大口血,悲怆痛哭。
    引星抓紧了被子,茫然看向声音的方向。时辰就快到了,二少爷还没来,刚刚大少爷叫的骇人,莫非是在跟二少爷谈判?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独自猜测着。大少爷会彻底放过她跟二少爷吗?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