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宅情事第八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深宅情事第八章

    闪着寒光的利刃上,除了刺目的红以外,再无其他。指缝中滴滴答答有红色流淌,他似被手中武器烫到,一个激灵松了开,眼看它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水里。
    它的罪孽能被水洗净,他的可以吗?
    疾冲而下的瀑布打在他身上,鲜血染红的衣服却再也不见原本的碧玉色。
    瀑布的声音很大,宇文承不知道是承受不住情绪的痛苦,还是承受不住瀑布的冲击,突然跪了下来,大声吼叫。
    天色已暮,他狼狈的一身水跟猩红,走回了宇文家。此刻没有人能阻挡他,他径直冲进宇文赋的书房里,砸碎所能看到的一切。
    宇文赋看着他湿透的身体,还有衣服上触目惊心的红,只默默坐在一边任由宇文承发泄。
    “宇文赋,你满意了吗,我杀的那是个孩子,一个无辜的小孩子啊!逼我至今,你满意了吗?!”
    宇文赋目光一动,终于柔下眉目,难得的对宇文承示弱,开口安抚道:“发生了什么,好好跟我说。”
    当今世上有三名毒师,宇文承要去找的,是跟父母相识的那位。他先去了近期在江湖上最为活跃的那位毒师住处,对方很是警惕,还不等宇文承开口,就先发制人。
    混乱中宇文承说明来意,那人说他找错了人,自己根本不认识宇文渊,而且年龄上也不可能会认识。
    毒师摘了面皮,沧桑只是伪装,他其实也不过才二十多岁,以宇文承说的时间,毒师大概才刚出生。误会解除,两人都停了手,不料此时在宇文承身后传来动静,毒师的眼神亦有所不对。宇文承警惕之下对身后出手。
    鲜血溅了满身,倒下的却是毒师的孩子,方才毒师也不过是怕宇文承会伤到孩子,示意孩子躲藏起来罢了。
    毒师抱着身首分离的孩子悲痛欲绝,宇文承对着方才握剑的手,斩下一根手指,紧接着连磕数个响头,以此来谢罪。他不等毒师说话,起身狼狈逃离此地。
    “那孩子......还不到十岁......”宇文承抓紧了宇文赋的领子,疯狂的发泄后,所有的力量倏忽都从身体里消失,他慢慢跪了下来,脸上泪水肆虐,摇着头说道:“宇文赋,我再也不会为你做任何事。”
    一屋子的狼藉,唯有宇文赋依旧装束完好,端正的出尘脱俗。他捏着袖子轻轻擦拭宇文承的脸颊,血和泪弄脏了两人:“你不是故意要去杀人,这不过是个无心之失。云晖擅长处理伤口,等会让他给你包扎一下。”
    宇文承的泪不断从眼眶里掉落。大哥在说什么,为什么死了一个孩子,他还能这么冷静,为什么他好像没有受到一点点影响......
    “回去泡个热水澡,换身新衣服,再好好休息休息,一切都会过去的。”宇文赋擦净了宇文承的脸,却见对方的目光正难以置信的盯着自己。
    两人在屋子里静静对视,宇文承第一次觉得自己对大哥一点都不了解,他挥开宇文赋的手,站起身来:“宇文赋,你没有心,这个家最终要毁在你手里。”
    他带着一行血迹来,留下一地狼藉后,又带着一行血迹离去。宇文赋怔怔看着这间屋子,看着面前破碎的桌子。弟弟杀了人后自断一指,他到底该关心弟弟还是该关心那个无辜的孩子呢?他该怎么表现?宇文承你是笨蛋吗......他当然更能心痛最亲近的人受到的伤害......
    今天一直到半夜,都没有人来叫自己,引星以为大少爷终于厌烦自己了,没想到睡到后半夜,还是被敲窗的声音吵醒。立书也打着哈欠,路上难得话多。
    “大少爷今天不太好过。”
    引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而立书以为她肯定懂了,会好好安慰大少爷。
    进了院子里,宇文赋肩头披着件衣服,捧着脸坐在门槛上。引星很是忐忑,上前与他拉开些距离坐着。
    头顶的星辰明亮且璀璨,他坐在那儿却看不到眼中的光芒,只有无尽的忧虑跟深思:“引星。”他拉过她的手。
    在府里做了那么久的活,她的双手是与年龄不相符的粗糙,在秋初的季节还有些凉。他把那双手扯进了自己怀里,她也顺势倒在他肩上。引星慌张的抬头想要抽回手时,他的吻已经落下来,手被按在他胸前,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心跳,平和且有力,在她的掌心一下一下跳动着。
    他撬开了她的唇齿,急切的与她勾缠,连换气的时间都不留给她。
    引星总觉得今晚的大少爷有点不同,好像在自己身上寻找什么,可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只能被他按在床上,任由他不知疲倦般的一次次索取。
    窗外圆月逐渐将要消散,清晨即将来临,床边的灯也在这个时刻燃尽,白色的烟雾从灯芯处升起。宇文赋这次彻底没了力气,瘫在她身上。
    她的肌肤上留下无数或大或小的痕迹,嗓子早已在求饶中喊到嘶哑,她是真的承受不住了才会那样求饶,可他却一点都没有停下。枕巾都被哭湿了,引星挪动了一下头,吸吸鼻子,抬起胳膊想去推开宇文赋。
    可她没有力气,腿根也被撞的酸疼。
    “大少爷,以后不要再叫我了。”
    宇文赋有些累了,昏昏欲睡,闻言抱紧了她的腰,脸颊跟鼻子在她颈窝蹭了蹭:“引星......”
    原本以为这次他又会没了下文,没想到他的睫毛在她肌肤上眨了眨,轻声道:“做这个家的女主人吧。”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进行这么正式的请求。
    引星自认身份卑微,根本不敢高攀任何人,宇文赋又每次只在没人的时候把她叫过来,倘若从一开始就对她真的有爱意,又怎么会这样......她只当他在戏耍自己。
    “我的身体已经被你夺走,为什么你又来妄图玩弄我的心,我是奴隶就该被如此对待吗......”她每一句都说的绝望,已经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用尽力气推开他,起来穿上衣服便跌跌撞撞出去。
    她看不到前路,看不到希望,看不到以后该怎么办,茫然的一路跑一路跌倒,弄的一身伤才回了自己那个小房间。想起还没有洗漱,她去院里端起冷水直接从头顶浇了下去,透骨的凉意让她抱住肩膀蹲在地上大哭。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她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这三个字。
    这才是唯一能彻底解脱的方法。
    引星站起身,眼中一片灰败,走进屋子里去找绳子。
    宇文承根本睡不着,他遣走过来看管自己的云晖,从水桶舀起冷水,一遍又一遍的从身上浇下去。他要保持清醒,他要赎罪,他要离开这里。
    不,他有舍不得的人。引星,引星啊。他身上滴着水,狼狈的出现在院门前,向着那扇门走去。正在屋子里找绳子的引星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的是宇文承。
    他衣服湿透,头发湿透,全都滴着水,面色苍白,嘴唇亦是毫无血色。平常总落满阳光的双眸里是让人惊心的绝望与灰暗,那是引星再熟悉不过的,她一下顿在那里。
    今天的两人似乎有些相似,宇文承扶着门框向她靠近,“引星,跟我离开这里好吗,永远的离开。”
    说完之后他好像崩溃了,一下子抱紧了她:“引星,我只想让你跟我走,彻底离开这个牢笼......我真的再也不想留在这里......我求你......”
    他说的话,他的声音,在她脑海里跟她的重迭在一起。这都是引星最熟悉的痛苦,她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只能也抱住了他。
    “你真的......能带我走吗......”她小心翼翼的问出口。
    天边的月纯洁无暇,光辉洒在他的后背,他放开了她,用最诚挚最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我爱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爱着你。”
    引星是第一次,听到除爹娘外,有人用这么真诚的话对自己说‘我爱你’。她不可置信,双手捂着胸口,努力去辨别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大概真的是到了最后一刻,宇文承把以前说不出口的全都说了出来。他从很小就在默默关注她,一直在期盼长大后赎回她父母的卖身契,让她一家脱离奴隶的身份,然后娶她为妻。
    引星听的已是满脸泪,可她不敢再去相信宇文家的人,她局促的低下头,一边摇头一边反复问,“真的吗,真的吗......”
    “你戴的耳坠,是我精挑细选过的。”
    她愣住,抬手想要抚摸耳边的坠子,却与他的手碰到了一起。
    那时刚过她的生辰,陪她过完,他就又随师傅出门了。不管走到哪里,他的心里都牵挂着她,这回恰逢过完生辰,他对自己送的礼不甚满意,便打算再挑一个,第二年送给她。
    几个月来他一直注意着路上遇到的摊贩及商铺。太贵重的,送她肯定不收;太好看的,下人们肯定会有闲言碎语;太便宜的,他又觉得没法送给她。
    终于在无数次摇头后,他在一家首饰店停下。那是一对玉石坠子,碧玉般的颜色与他身上的衣衫一般无二,他捧了起来,好似已经看到她戴上后,站在他身旁与他无比般配的模样。他立在那儿傻笑,差点被人赶走。
    坠子是贵重的,但它做的比较简单,对玉石不甚了解的看不出它有多稀罕,所以他当即买下来,小心的揣在怀里,等待一个送给她的机会。
    这样的礼在生辰时反而不好送,所以宇文承回府以后每天都在找各种理由。
    终于那天被他找到了。
    他从前总爱在府里爬树摸鱼,那天在她附近的树上攀爬,跳下来时她跑了过来:“二少爷小心!”
    引星想起当时的画面,他确实是府里最显眼的那一个,不管在做什么都很难不注意到他,原来是故意想吸引她的目光......
    “你让我躲过身后草丛里的蛇,我便借这个由头,装作坠子不重要,送给了你,”宇文承在诉说中,眼里终于又有了光芒,倒映着她的面容,那么清晰,“我是想要亲手给你戴上的,可我不敢这么做,我害怕府里会传些对你不好的言论,也害怕爹娘知道后不许我们在一起,那个时候我还没成长到可以带你离开......我想看你戴着它,想到晚上都睡不着。幸好第二天你真的戴了......但我因为开心了一夜,又没有睡着。”
    引星还记得,自己收到这个坠子时欢喜的心情,毕竟这样的物品,对于下人们来说,算是非常贵重的。她收下后在床前端详到半夜,犹豫到底要不要戴着,怕它太显眼,被其他人说招摇。可又十分想把她当时生命里收到的最珍贵的东西戴上。
    端详了很久,怎么看也不过是俩形状好看的石头,她便在第二天起来时给戴上了。
    从戴上后就没取下来过。
    原来这对坠子是这么来的......她真的一直以为是自己救下二少爷后收到的赏赐,没想到是他特意送给自己的......
    曾经他在自己面前做过的那些无礼的行为似乎都有了解释。他只是在试图引起她的注意,只是想距离她近一些、想多看看她。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